新京报1月3日讯:1月3日,为期两天的第97届日本箱根驿传落下大幕,凭借石川拓慎在最后一个区间的出色发挥,驹泽大学逆转击败创价大学,以10小时56分04秒获得2021年箱根驿传的冠军。

  作为日本国内最知名的路跑接力赛事,也是热度最高、历史最悠久的体育赛事之一,今年的箱根驿传有着格外特殊的意义,在东京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的大背景下,箱根驿传的顺利举办,侧面显示了赛事组织者、当地民众对重大体育赛事的热情和信心。

  [赛况]

  两日赛程波折不断  驹泽大学逆转夺冠

  箱根驿传其实是一场路跑接力赛,日本关东地区的21支大学队伍参与角逐,比赛为期两天,路线为东京大手町与箱根町之间往返。 首日从东京大手町到箱根町,总计107.5公里,去程分为5个区间,次日从箱根町返回东京大手町,总计109.6公里,回程同样是5个区间。每支队伍派出10位选手参赛,每人跑一个区间,10人跑完全程217.1公里,每人大约跑个半程马拉松。

  1月2日的比赛,创价大学的表现出人意料,前5个区间的成绩均排在前三位,一举拿下去程冠军,卫冕冠军青山学院发挥失常,暂时排在第12位。1月3日的比赛,首日领先2分14秒的创价大学率先出发,东洋大学、驹泽大学等按照首日的时间差距依次延后出发。 第6区至第9区的竞争依然残酷,但创价大学始终处于领先,第10区起跑时,其领先优势已经扩大至3分19秒,最后23公里,对手们要想完成逆袭,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驹泽大学队的冠军成员

  不过,随后的剧情出乎所有人意料,创价大学的小野寺勇树状态不佳,而驹泽大学的石川拓慎愈战愈勇,在最后2公里左右反超对手。创价大学几乎已经提前触碰到冠军,但在最后时刻拱手让给驹泽大学。 此外,卫冕冠军青山学院不愧是过去6年5次夺冠的老牌强队,1月3日的回程比赛奋起直追,强势获得回程比赛的冠军,从首日的第12名一路追赶至最终的第4位。

  [历史]

  百年历史97届比赛  走出近百位奥运选手 

  箱根驿传始于1920年,这项久负盛名的赛事已经走过101个年头,先后举办了97届比赛。东京马拉松是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事之一,在全球范围久负盛名,但在日本国内,箱根驿传比东京马拉松名气更大。

  尤其对于日本中长跑、马拉松队伍来说,箱根驿传是名副其实的摇篮,先后走出近百位奥运选手,大迫杰、设乐悠太、井上大仁、川内优辉、服部勇马等人,如今已是日本马拉松的代表运动员。

  2010年加入早稻田大学,大迫杰曾在2011年箱根驿传获得第1区的区间冠军,并最终帮助早稻田大学获得阔别18年的箱根驿传冠军。2020年3月的东京马拉松,大迫杰以2小时05分29秒获得日本本土头名,同时将自己保持的日本国家纪录提升了21秒,确定参加东京奥运会。

  设乐游太是日本马拉松前纪录保持者,他也曾代表东洋大学参加箱根驿传,获得过区间冠军。设乐悠太曾和大迫杰在箱根驿传赛场多次直接竞争,离开大学后,两人的“战场”转移至职业马拉松赛场,双双成为日本马拉松的代表。

  服部勇马、中村匠吾也将参加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前者曾多次代表东洋大学参加箱根驿传,而中村匠吾正是今年箱根驿传冠军驹泽大学的前队员。此外,川内优辉是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冠军,他也曾作为关东学生联合队的成员,参加过箱根驿传。

  [影响]

  荣誉不只有冠军  《强风吹拂》引共鸣

  箱根驿传之所以久负盛名,不只是因为历史悠久,特殊的赛制、不同的队伍、各样的故事,总能唤起观众内心的感动,让局内人、局外人都体会到跑步这项运动的魅力。

  最终的冠军自然是21支参赛队伍的终极目标,但客观实力摆在那里,有能力竞争冠军的队伍其实并不多。更多的参赛队伍将目标设为获得区间冠军、打破区间纪录,或者力争前10名,获得直通次年箱根驿传的资格。

  箱根驿传共分为10个区间,每个区间的距离、坡度起伏各不相同,对于那些队伍整体实力不强但个人实力出众的选手来说,他们完全可以在自己擅长的区间放手一搏,力争获得区间冠军甚至打破纪录,在箱根驿传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不同人的眼中,箱根驿传有着不同的魅力。以箱根驿传为故事背景,日本作家三浦紫苑曾出版了一本小说《强风吹拂》,后被改编为漫画、动画,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电视动画《强风吹拂》播出,外界好评不断,也让部分人对箱根驿传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强风吹拂》描绘了一支宽政大学的杂牌队伍,如何通过不懈努力获得箱根驿传的参赛资格,尽管全队只有10位选手,没有替补,但他们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获得回程第5名、综合第10名的成绩,最终拿到次年箱根驿传的直通资格。

  “明明这么痛苦,这么难过,为什么就是不能放弃跑步?因为全身细胞都在蠢蠢欲动,想要感受强风迎面吹拂的滋味。”

  《强风吹拂》这部动画一定程度描绘出箱根驿传参赛选手内心的真实感受,引起无数人共鸣。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