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来源:德兴社

  何时开赛

  新年元旦,第100届天皇杯决赛在东京国家体育场进行,联赛冠军川崎前锋队凭借着三笘薫第55分钟时的一球,1比0击败联赛亚军大阪钢巴队获得冠军。这也意味着征战2021赛季亚冠联赛的参赛队已经全部产生,2020日本J联赛第四名大阪樱花队成为最后一支拿到2021亚冠联赛参赛资格的球队。尽管亚足联已经敲定本月27日将进行今年亚冠联赛的分组抽签仪式,不过,迄今为止,今年亚冠究竟何时展开?又将以何种方式进行?一切依然都还是未知数。

  

  1月27日抽签  参赛队全部落位

  据来自亚足联的消息,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亚冠联赛直至去年12月19日才全部结束,这多少也波及到了2021赛季亚冠联赛的安排。但目前可以明确的是,明年的亚冠联赛不会因为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疫情的不确定性而停摆,不管是先前的扩军计划抑或还是其他事宜,都将继续执行。而且,亚足联已经敲定于本月27日在吉隆坡的亚足联总部进行2021年度亚冠联赛的小组赛分组抽签仪式。

  由于亚足联实施扩军计划,今年的亚冠联赛小组赛将由过去的32队扩军为40队参赛,也就是东亚大区和西亚大区各增加一个小组,每个小组依然还是四队参赛。而且,亚足联根据“2019年度亚足联会员协会技术积分排名”,在东亚大区以及西亚大区各自排名前12位的会员协会都将分配到参赛席位,不过前提是参赛的俱乐部必须要获得亚足联颁发的俱乐部许可证。由于东亚大区排名第7位的朝鲜以及西亚大区排名第11位的黎巴嫩、第12位的叙利亚共三个协会没有一家俱乐部获得亚足联所颁发的亚冠联赛俱乐部参赛许可证,这也就意味着这三个协会的俱乐部将没有资格参加2021赛季的亚冠联赛。这样,征战2021赛季亚冠联赛的亚足联下属协会总共为21个。其中,东亚大区进入小组赛正赛的队伍为11个会员协会的16支,另有10支球队将通过资格赛以及附加赛来争夺四个参加小组赛正赛的席位;西亚大区进入小组赛正赛的队伍为10个会员协会的16支,另有9支球队将通过资格赛以及附加赛来争夺四个参加小组赛正赛的席位[详见附表]。

  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亚足联下属众多会员协会的国内2019-20赛季或2020赛季的联赛、杯赛被迫暂停或取消,但亚足联之前已经拟定了相关的参赛体育标准,各协会上报亚足联后经过审核,所有参赛队都已经符合标准。除了像本文开头所提及的日本天皇杯决赛进行、从而让日本的参赛队排位全部敲定之外,泰国联赛的四个参赛代表队也已经产生。根据泰国足协上报亚足联的情况,因为泰国2020赛季联赛要延期至2021年才全部结束,且足协杯赛尚未结束,因而2020赛季泰国联赛半程前15轮积分表上排名前四位的队伍将代表泰国征战2021赛季亚冠。排名前两位的BG巴吞联队以及港口队锁定了小组赛正赛席位;而因征战2020亚冠联赛东亚大区小组赛导致联赛部分场次延期的清莱联队在1月5日将与港口队进行一场第15轮补赛,只有这场比赛结束之后,才能确定清莱联队还是叻武里米特尔队排名第三位,清莱联队目前在少赛一场的情况与后者同积26分。尽管两队都已经确定获得参赛附加赛资格,但排名顺位将决定着附加赛对阵的不同对手。西亚大区则各队的顺位已经全部落定。

  在东亚大区,中国球迷又将见到韩、日、澳三个足球强国的老对手、老面孔。譬如,像韩国方面,除了蔚山现代队将以亚冠卫冕冠军身份继续参加外,去年韩国的“双冠王”全北现代队将继续直接进入小组赛,而浦项铁人队以及2019年首次征战亚冠曾让广州恒大队险些小组翻船的大邱队都将先参加一轮资格赛。日本方面,双料冠军川崎前锋队、双料亚军大阪钢巴队、名古屋鲸队以及大阪樱花队,都是中国球迷所熟悉的队伍。澳大利亚上赛季常规赛以及季后赛双料冠军悉尼FC队,将继续直接征战今年的亚冠。东南亚方面除了前面提及的泰国的四支参赛队外,马来西亚的JDT柔佛队也将继续出战,同时,像菲律宾的联合城队(先前的塞雷斯·内格罗队)、越南的电信队、新加坡的淡滨尼巡游者队、中国香港的杰志队等,也将首次直接征战亚冠联赛的小组赛。

  未来,中超“BIG 4”即江苏队、山东鲁能队、广州恒大队以及北京国安队将在小组赛中遭遇哪些对手?有待亚足联进行分组抽签后才能最终敲定。

  

  北京国安附加赛需过布里斯班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从今年开始亚冠联赛实施扩军,但亚足联“保护强队”的原则依然不变。因而,在小组赛正赛展开之前的资格赛以及附加赛中,亚足联依然将实施“摆签”,整个晋级线路已经在抽签之前就已经排定。具体说来,也就是在亚足联技术积分排名中越是靠前的协会代表队所遭遇到的对手,理论上是越“弱”,而且还有主场优势。像在东亚大区,参加资格赛的也就只有4支球队,因澳超联赛的排名最靠前,来自澳超的墨尔本城队和布里斯班怒吼队将先坐镇主场,分别迎战来自缅甸的掸邦联队、菲律宾的伊洛伊洛卡雅队,两支获胜的球队将进入附加赛。附加赛中,中超、日本各一支球队以及韩国的两支球队将分别迎战对手,争夺四个进入小组赛正赛的席位。

  这其中,作为去年中超联赛第三名的北京国安队将迎战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怒吼队与菲律宾伊洛伊洛卡雅队之间的胜者。从整体实力来看,布里斯班怒吼队理论上要强于卡雅队。布里斯班怒吼队在上赛季澳超联赛中仅仅获得第四名,但因为获得第三名的新西兰惠灵顿凤凰城队不具备代表澳超出战亚冠联赛的资格,因而怒吼队得以以澳超第三代表的身份出战2021亚冠联赛。这也是该队历史上第6次出战亚冠联赛。

  相信很多球迷都还留有印象,在2017年亚冠联赛附加赛中,布里斯班怒吼队做客上海,曾以2比0淘汰了上海申花队、闯入了小组赛正赛,让中超球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在附加赛中被淘汰出局、无缘小组赛正赛的尴尬。而在2015年的亚冠联赛小组赛中,北京国安队曾与该队同组,在首轮客场1比0取胜的情况下,国安队曾在主场以0比1负于布里斯班怒吼队,当然,国安队最终还是以小组第一的身份获得了小组出线权。更往前的2012年赛季,国安队与布里斯班怒吼队同组,主客场两回合的比赛均以1比1战平。换而言之,国安队迄今为止与布里斯班怒吼队在亚冠联赛历史上激战4场,1胜2平1负,并无太多的优势可言。

  当然,布里斯班怒吼队也曾有过在资格赛或附加赛中被淘汰的情况。像2018赛季,布里斯班队就曾在主场意外地以2比3输给了菲律宾的塞雷斯-内格罗斯队,后者随后在与天津权健队争夺小组赛正赛参赛资格的比赛中落败。而在2013赛季,布里斯班队又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泰国的武里南联队,未能取得小组赛正赛参赛资格。

  对国安队来说,如果坐镇主场,相比而言闯过布里斯班怒吼队、进入今年亚冠联赛小组赛正赛的机率相对要大得多。但现在的现实情况是:由于目前国内防疫抗疫的政策丝毫没有放松,国安队想要坐镇主场迎战对手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很有可能在中立地出战对手。这就加大了不确定性。而且,一旦出国参赛,意味着回国还要接受隔离,而国内的中超联赛届时恐怕不会因为国安队征战亚冠联赛而暂停、影响整个中超联赛的进程,特别是今年中国国家队还要征战世界杯预选赛。于是,国安队是否还会派出最强阵容出战?这就留下了很大的悬念。

  据了解,迄今为止,亚足联尚未最终敲定资格赛以及附加赛的进行时间。按照亚足联设想的时间表,今年的亚冠联赛资格赛将安排在3月份进行、附加赛则安排在4月份进行。但是,鉴于目前亚洲范围内的疫情,到3月份以及4月份,比赛能否顺利开启?没有人可以给出明确的说法。

  

  亚冠开赛时间尚未明确说法

  实际上,不仅仅是前面所提及的北京国安队参加附加赛的时间至今没有确切消息,之后的亚冠联赛小组赛何时开赛更是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早在新年之前,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就曾与西亚与东亚大区的会员协会展开过协商,但并未有确切的说法。

  按照亚足联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拟定的竞赛时间表,今年亚冠联赛的资格赛应该在1月26日进行、附加赛则安排在2月2日进行。东亚大区小组赛正赛首轮比赛则定于2月23日至24日进行,第二轮则安排在3月2日至3日进行,第三轮则在3月16日至17日进行。但鉴于目前疫情的现实情况,亚足联已经提出继续以赛会制方式展开亚冠联赛小组赛,而且提议赛会制以两个循环的方式展开,即第一循环的三轮比赛选择在同组球队所在的一个国家(或地区)进行,时间选择在5月份;第二循环的三轮比赛则选择在同组球队所在的另一个国家(或地区)进行,时间选择在8月份。在小组赛全部结束、确定出线的东、西亚各8支球队之后,再展开淘汰赛。因为亚足联认为至今年下半年,全球范围内的疫情可以得到完全控制。

  相比而言,西亚大区的参赛队意见较为统一,认为亚足联所提出的方案可行。但东亚大区各会员协会的意见并不一致,毕竟目前东亚大区各国和地区的疫情完全不同,而且各协会都有自己的赛事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今年的亚冠联赛究竟何时展开?亚足联也就不可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据了解,目前亚足联并未着急落实具体的竞赛时间表。很重要一点,就是在卡塔尔于去年先后以赛会制方式承办了西亚大区和东亚大区的亚冠联赛之后,如果各方依然争执不下,依然可以采用类似的方式完成2021赛季亚冠联赛。而且,亚足联已经决定:今年亚冠联赛的淘汰赛将全部采用单场淘汰的方式,目的就是全面压缩比赛时间与赛程、减少国际间旅行所带来的各种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说,亚足联将先展开抽签,在抽签揭晓之后,再更进一步协商落实具体的赛程问题。而这肯定也将影响到国内中超联赛的赛程安排问题,当然,除非出战今年亚冠联赛的中超“BIG 4”不派遣主力出战亚冠联赛,全力以赴确保国家队用人,于是也就无需再分心考虑亚冠联赛问题。但这恐怕又会遭来其他方面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