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帕德压力大了兰帕德压力大了

  联赛第9,这是切尔西在打完17轮比赛之后的排名。

  虽然拿到了26分的他们距离榜首也不过7分的差距,但对切尔西高层和球迷来说,看似不大的差距依然不能让人稍感安慰,因为切尔西在去年夏天可是花了大钱的。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的数据,切尔西把整整攒了一年的2.472亿欧元都砸在了疫情时代的第一个夏窗,其中维尔纳和哈弗茨两位德国新援的转会费就占据了总支出的一半。

  然而,维尔纳在联赛里只进了4个球,近12场比赛更是陷入进球荒;哈弗茨在联赛里1球2助,最近这段时间把主力位置都丢掉了。

  其中一个助攻,还是这一轮对阵曼城才送上的。

哈弗茨助攻奥多伊

  1-3不敌曼城,彻底把兰帕德推上了风口浪尖。

  说句不好听的,哈弗茨在比赛最后时刻送上的助攻,连挽回颜面的作用都没有。站在他们对面的曼城,队内新冠病毒检测出现多例阳性,埃德森、沃克等多名主力缺席本场比赛,结果切尔西不光没赢,而且毫无还手之力。

  首发出场的维尔纳就像无头苍蝇一样,看起来很努力,却一次次撞在透明的玻璃上;替补出场的哈弗茨帮助奥多伊打进一球,让球队没在主场输得更丢人,也让自己的数据变得稍微好看了一点。

  赛后,包括The Athletic在内的多家英媒纷纷表示兰帕德帅位不稳,给到的理由五花八门,不过有一点不谋而合:

  “在新援表现的问题上,兰帕德的工作难以服众。”

维尔纳的表现并不理想维尔纳的表现并不理想

  球队成绩不好,倒不见得都是主教练的责任。但新援表现不佳,主教练就难逃干系了。

  去年夏天引进的7人中,马朗-萨尔不属于一线队引援,门迪、奇尔维尔、齐耶赫还算可以,蒂亚戈-席尔瓦表现一般,但人家有年龄偏大的客观原因来挡箭,只有维尔纳、哈弗茨表现不佳,不仅花了球队大钱,除了哈弗茨感染新冠以外,也没有太多的客观理由可找。

  而这两人,最近也饱受批评。

  在球迷眼中,维尔纳只剩下了速度可以一看,哈弗茨则与媒体热捧的样子大相径庭。不过,兰帕德手中并不是没有可以激活两人的办法。

两位德国新援陷入迷茫两位德国新援陷入迷茫

  维尔纳在莱比锡出场159次,进球95个助攻40个,这个数据非常漂亮,有其合理性,但也有欺骗性。

  2018年世界杯,维尔纳在勒夫手中打了几场单中锋,表现非常糟糕,一定程度上是德国队小组未能出线的罪臣之一。而在俱乐部,纳格尔斯曼并没有将其彻底摆到边路,无论在352的双前锋体系里,还是343的三前锋体系里,维尔纳都能够发挥作用。

  他的问题不在于该打中锋还是边锋,而在于他身边必须有支点中锋帮助。在莱比锡,波尔森、希克都是支撑他发挥的关键因素,但在切尔西,他身边的搭档经常是亚伯拉罕,有时亚伯拉罕都不在。

  真正的支点中锋——吉鲁,已经成为了人肉板凳加热器。

吉鲁的出场机会很少吉鲁的出场机会很少

  其实,维尔纳是典型的现代传切体系下培养的球员。

  速度快,能大量跑动,可以满足主教练在高位逼抢的要求,但维尔纳意识差,结合球能力并不够好,另外身高不足且力量不够,这导致他必须要依靠支点中锋来踢球,后者帮他顶开防守、创造空间,他则利用空间来发挥速度上的优势。

  从这个角度来说,维尔纳的硬实力并不够强,需要主教练搭建合适的体系来掩盖他的缺点,他才能发挥自己的特点来帮助球队。

维尔纳需要相应的体系支持维尔纳需要相应的体系支持

  然而,哈弗茨和他有着很大的不同。

  从现有的能力和潜在的天赋上来说,哈弗茨要远超维尔纳。身高腿长,技术全面,有一定的身板,而且有高大球员里很不错的运动能力,身体条件就决定了哈弗茨的上限很高,而他的问题则是还很年轻,发展定位尚不清晰。至于如今在兰帕德手下,暴露出来的问题则是高大但无对抗能力。

  189cm的身高,可以跑出不错的速度和冲刺,这就使得哈弗茨在对抗上注定会有短板,而且21岁的年纪来到对抗激烈的英超,在这方面吃亏并不奇怪。

哈弗茨需要清晰的定位哈弗茨需要清晰的定位

  效力于勒沃库森期间,哈弗茨打得最好的一段时期是站在伪9的位置上。

  进攻中回撤接球,避免和对方中后卫直接对抗,与此同时两侧的边锋斜向杀进中路,利用哈弗茨回撤留下的空间,他则运用脚下技术连接边锋,自己再向禁区内冲击,发挥高大身板的冲击力。

  这套战术规避了他的对抗缺陷,发挥了他的脚下技术好和冲击力强的特点,可以说是为他量身定做。但在切尔西,无论打在前腰还是边中场,高大的哈弗茨不仅要和对手肉搏,而且背负了沉重的防守压力,这样的战术布置显然都不利于他的发挥。

吉鲁的作用吉鲁的作用

  对于兰帕德来说,激活维尔纳很简单,只要派出吉鲁就可以了。

  至于激活哈弗茨,则需要一定的特殊战术布置,但要点都是类似的:尽量让哈弗茨在前场活动,但要避免让他陷入对抗。

  实际上,维尔纳和哈弗茨在运动能力上的突出优势,都迎合了兰帕德在选材上的偏好。

  作为主教练,兰帕德的脑中还是有着清晰的蓝图。他希望通过高强度的跑动来压迫对手出球,用高强度的跑动来扰乱对手防守,从提拔起来的亚伯拉罕、芒特,再到去年夏天引进的维尔纳、哈弗茨,都十分符合这个要求。

  也正因如此,身高体重的吉鲁没办法大量输出跑动,也始终处于球队成绩好就坐板凳,球队成绩差才打比赛的尴尬定位。

还得想想办法啊还得想想办法啊

  蓝图很美丽,但踢球的毕竟是人,而不是机器。

  没有人能在90分钟内做到像斯诺克一样的精准走位,更何况是前场几个人的协同跑位下,总会出现一些纰漏和出错的时刻,那时能不能顶住,才是主教练这份工作最难的地方。

  对于兰帕德来说,保住帅位并不难,一波触底反弹就能走出危机。但想成为一名好教练,真正的难点在于理解一名球员所展现出的优势,并不一定就是如此,绝大多数时候都建立在队友帮忙掩盖了他的弱势之上,这正是主教练需要做到的事情。

  纳格尔斯曼的维尔纳大杀四方,到了自己的手中却“温柔似水”,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牧子)

(责编:布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