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深度:后詹姆斯时代骑士崛起 用年少热血灌溉一片焦土

背靠背两次战胜三巨头的篮网让骑士重返东部前八,这个一片废墟的曾经的追逐荣耀之地,正在长出绿芽,实际上克利夫兰拥有一片滚烫的热土,只是生不逢时和陪跑成为了多年的状态,球队和人一样,各有各命。

其实早在詹姆斯1.0时代开始之前,克利夫兰人翘首以盼的甚至不是几十年都遥不可及的冠军,那个对他们而言是自知之明的痛苦,和自然而然的接纳。但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诞生过“穷队乔丹”——1986年首轮第八顺位的罗恩-哈伯,是詹姆斯到来之前最大的荣光,骑士队只是不想一直陪太子读书,这个球队从建队之初就是一穷二白,作为NBA历史第一个“千败教练”的烂队王牌,敢于接锅并且点石成金的比尔-菲奇曾将历史上最著名的5个烂队带进了季后赛,但是最让他挠头的可能就是上世纪70年代的骑士队,菲奇曾经这样说骑士队:“我给牧师打了电话,想做一个让球队获胜的祈祷,但他们一知道我是谁,立马就挂了电话。”

就是这样的一个骑士队,却在几年之后的东部决赛和绿军杀得难解难分,这个时候联盟开始正视这支后起之秀,一个惯性的在挣扎中活过来前行的球队,一个对于“幸福和幸运不会停留太久但我会珍惜当下”有着深刻理解的球队,不管是1971年骑士得到了状元奥斯汀-卡尔,还是在1972年他们弄来了兰尼-威尔肯斯,3年不到的时间里骑士经历大喜大悲:卡尔遭遇生涯最重的伤病生涯后7年跌跌撞撞,而1974—75赛季,兰尼去了波特兰当球员兼教练。希望和失望并存的这种概念,并不是在詹姆斯和欧文的时代就开始的,早在30多年前这个球队经历的起起伏伏,足以让任何人感到焦虑。

可与此同时,克利夫兰总有一些小花样和不屈不饶的历史作为大数据,支撑起来了这个球队的脊梁,詹姆斯或许是这个城市最快活的时代,但绝对代表不了整个球队几十年穿插的喜怒哀乐,从宾格-史密斯成为了著名的“Richfield的奇迹”中的第一抹色彩,到奥斯汀-卡尔的永不妥协,拥有奈特-瑟蒙德那样的钢铁精神,以及日后在80年代一度被公牛欺压的豪杰——布拉德-多尔蒂,哈伯以及普莱斯的三剑客,甚至如今小南斯在这里做的低调坚韧的努力,是父辈的传承,在1984年的首届扣篮大赛上,南斯击败了夺冠热门J博士欧文,成为了NBA历史上的第一个扣篮王。然而这里的人永远被看低,曾几何时克里夫兰“荣登”美国人口调查局最贫穷的大都市,一度取代了底特律成为了全美贫困地区的聚集地,所以不管是作为这个城市唯一的门脸,还是来到这个球队的球星作为贫瘠球队的门面,自我证明和奋斗的焦虑和坚韧,一直如影随形。

而本赛季的年轻的骑士卷土重来,一如1986年的那支骑士一样,年轻,充满朝气以及带着想要正名的决心。1986年夏天的骑士,是队史第一次重建希望的一年,当时他们手握第1位和第8顺位,分被选中了7英尺的中锋布拉德-多尔蒂,和罗恩-哈伯。最出色的交易在与骑士队从达拉斯手里得到了第二轮25顺位的选秀权,结果他们得到了也许是球队历史最伟大的射手——马克-普莱斯。而现在的骑士队的阵容,不仅仅是因为多了庄神而拥有的变化,这个球队的决心,构架,年轻化,以及对未来的想法,可以说是后詹姆斯时代最好的一年。

从很妥协到铁腕管理,骑士是痛定思痛的。

去年新冠的事儿并不是骑士乱作一团的根本,新老交替方面乐福站出来炮轰骑士,算是大新闻,毕竟乐福是整个联盟最有职业精神的球星,在过去的三巨头时代乐福就是天天被人张罗交易的对象,一直隐忍不发,直到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对于球队的不满。但是本赛季乐福不管是不是受伤,他的权重下滑,是骑士队管理层对于未来的战略部署。

2016赛季骑士夺冠还亏损4000万是个天方夜谭,此时这个小球市对于未来失去詹姆斯的事儿也已经有了眉目,几年之后这个球队其实已经学会了教训——詹姆斯第一次离开这里的时候骑士元气大伤,但是这一次他们只是经历了一个动荡的时期就完成了转变。而关于小波特上个赛季不俗的表现和这个赛季因为大闹更衣室直接被肃清,可以看出来骑士已经不再是围着詹姆斯屁股后面转的球队,他们需要有一个清楚的理念去建队,团结,年轻,没有权战,就好像2003年肃清戴维斯和詹姆斯权战一样,果断拒绝而不会拖泥带水。所以骑士队干掉了闹事儿的潜力之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就像他们管理层的人说的那样——“我认为比起其他任何事情,球队的团结一致是最重要的。”骑士在选择比克斯塔夫绝对是深思熟虑的,骑士想要的同样是一个看起来低调,但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并且不会妥协八面玲珑的教练。

在战胜篮网三巨头第一次合体的那个夜晚,塞克斯顿这个三年级的菜鸟不知天高地厚的搅局,加时赛一个人的表演拿下史诗级的22分,这很容易让人想起1986年当时刚出道的哈伯挑战年轻乔丹和公牛权威的名场面,而这个三年级菜鸟本赛季正在打出詹姆斯三年级才有的数据——场均26.8分,实际上几天后双杀篮网,塞克斯顿还创造了骑士队史纪录:赛季前10场比赛全部得到20+。整个骑士队的面貌并不是一天就完成改变的,但是关于领袖核心的设定,塞克斯顿要比之前“是不是还保留乐福的核心地位”建立的更爽快,在交易了詹姆斯时代最重要的内线保护神TT之后,球队对于领袖核心是一锤定音,“塞克斯顿就是我们球队文化的支柱,他身上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骑士在选择年轻一代作为核心发展的规划,不管是从速度还是从力度,都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大概人们还在锁定欧文独自支撑詹姆斯第一次出走的烂摊子的那种景象的时候,骑士悄然在东部崛起,他们做了三件事就完成了这些——肃清詹姆斯时代的核心交接问题,乐福直接交出了权力在受伤之后成为饮水机拉拉队长,此外TT离队之后更衣室再无炸弹,年轻人谁不想打球就滚蛋,庄神这种不会权战的顶级蓝领和乐福的职业精神,直接受益的是这里的年轻人。所以除了塞克斯顿之外,2019年第1轮第5顺位的加兰持续升温,本赛季已经场均16.3分6次助攻,两个年轻领袖一个2000年出生,一个是1999年。

而用中生代的一票人作为“锅底”再适合不过,除了庄神作为内线的中流砥柱之外,贾勒特-阿伦也只有23岁而已,骑士还扶正了篮网郁郁不得志的普林斯,以及他们深究了关于中生代球星的那种心态——给了南斯更好的地位而不是虚名,这几年已经逐渐摆脱了离开湖人的阴霾,以及奥斯曼这种类型的白人前锋,已经接受了主力和替补之间的切换,本赛季依然打出了非常好的水准。整体而言,骑士有7人场均得分上双,焕然一新,目前骑士队的这个年龄构架甚至平均都不到26岁,但是整体磨合和定位的准确,以及属性的稳定,在过去5年难得一见,要知道在詹姆斯时代,要求不断的补强以及进进出出的人员安排,让三巨头之外的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荣光之下大家都明白早晚有一天树倒猢狲散,但这样的事情在未来的骑士,不会再重蹈覆辙。

那么现在数据化的去看看骑士这些人,找到位置都做了什么贡献,他们为什么可以打出如此面貌一新的表现?前15场比赛,骑士减少了三分的出手,增加了内线进攻和防守,这是骑士能够成为联盟第四防守球队的根本。他们的三分命中比上个赛季同期减少9.4%,出手减少10.8%,然而三分命中率却提高了0.06%,场均28.4次的三分出手联盟第29位;不一样的是,随着骑士队在16英尺范围内大做文章,他们的两分球出手提高了6.4%全联盟第四,场均29.8个两分球命中联盟第八,提高了2.8%;相比此前乐福惯性的三分线外的出手,现在不管是庄神还是阿伦,他们在油漆区以及罚球线附近的挡拆频次大幅度上扬,给了骑士年轻人在这个区域足够的进攻空间和信心。

大个子重返战场,骑士二次进攻提高了5.9%的水准,直接跃居联盟第三的位置,与之带来的效果还有场均20.9次罚球,提高了5%;当然这支球队在进攻节奏上变慢了,场均104.3分联盟倒数第二,下滑了2.4%,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场均失分106.6分全联盟第四,稳定的节奏带来稳定的输出,场均只有16.2次失误联盟第四,对手却有17.9次失误联盟最多,南斯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抢断王的角色,骑士不再用高大的锋线去做掩护,炮台以及无用功的空间桩子,而是开始有效的利用他们去杀伤,甚至在转换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比如南斯增加攻防次数的同时,庄神加参与其中,场均罚球刷新生涯新高。

骑士的年轻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他们的“慢”,与其说慢,不如说是耐心和等待成长的过程,场均让对手只有18.9次罚球联盟第三,在16到24英尺范围内的控制欲极强,对手26次两分出手联盟第6好。这就是现在骑士队年轻人打出的“老派篮球”,在战胜篮网的两场比赛出现过一个画面,四个骑士的球员保护一个球,这种态度在过去几年,可是很少见。而庄神也打出了离开活塞之后的最佳表现,防守效率97.6全联盟第一,有望成为本赛季的最佳防守,而南斯也进入榜单排名第14位;此外阿伦的真实命中率72.7%联盟第二,塞克斯顿场均得分已经冲进联盟前十,南斯,庄神和阿伦在防守效率多项榜单名列其中,而骑士甚至非常均衡到了“雨露均沾”的境地——全队使用率最高的庄神也不过30.9,全联盟排名第13位。

一旦今年骑士挺进东部季后赛,在虎踞龙盘的东部占据一席,骑士将迎来光明的前景,即便没有进入季后赛,比起黄蜂,森里狼,鹈鹕这些天才的年轻球队,他们也更有说服力,这将会是骑士彻底走出后詹姆斯时代的一年,以全新的面貌示人,展开他们新一页篇章。

(文/ 韩先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