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深度-中超年年有”薪愁”多队大限将至 生存都是问题何谈投入

相比前几个赛季的金元足球,自从上个赛季开始,“欠薪”再次成为了中国足球的主旋律。不同于以往中甲及低级别联赛出现欠薪问题,如今连此前一向不缺钱的中超俱乐部也普遍的出现了欠薪情况,更严重的是,半数以上的球队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本月29日将是各俱乐部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最后时间,如果不能完成,将无法完成联赛的准入环节。欠薪的问题也侧面证明了球队生存压力太大,本赛季零投入的俱乐部或许会更多。为了缓解矛盾,足协采取了限薪的方法,但强制要求中性名的政策打击了投资方的热情,令本就缺钱的俱乐部雪上加霜。

据悉,本月4日中国足协发布《关于提交2020年俱乐部全额支付一线队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的通知》,要求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以及中冠前4名的俱乐部在1月29日17点之前上交工资奖金确认表。而工资、奖金确认表,是联赛准入的必不可少环节之一。也就是说,没有工资、奖金确认表,直接无法获得2021赛季的参赛资格。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在距离最后的期限只有3天的情况下,超过半数的中超球队仍然没有集体签字。其中不乏泰达、苏宁、华夏幸福等老牌强队,而苏宁更是贵为上赛季的新科中超冠军。中国职业足球的顶级联赛尚且如此,中甲、中乙的情况就更为严重。

不同于以往几个赛季的红红火火,从上个赛季开始,受经济环境和新冠疫情的双面影响,各俱乐部的欠薪问题陆续爆发。去年中国足球联赛多达16支俱乐部无法按照足协的要求提交确认表而失去联赛注册资格,不少球队随后宣布解散,而其中不乏辽足这样具有悠久历史的球队。从现实的情况来看,本赛季各家俱乐部的财政继续吃紧,欠薪的情况更是愈演愈烈。目前,新科中超冠军江苏苏宁仍然没有解决上赛季球员的部分薪水,但俱乐部希望球员先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这一要求遭到球员的拒绝。也就是说,上赛季的新科冠军很有可能因为欠薪而无法获得2021赛季的中超参赛资格。

除了苏宁,另外一支中超老牌球队也是值得关注,那就是天津泰达。目前泰达的球员仍然没有收到收假集训的通知,外援队长阿奇姆彭由于长期欠薪,已经被外界曝出谋求转会建业的消息。此外,还有外援通过发函的形式要求解约。当然麻烦缠身的远远不止津苏两家俱乐部,包括黄海、重庆、华夏幸福等队都存在着欠薪的问题。目前,超过一半中超球队存在欠薪的情况,而距离1月29日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只剩下3天的时间,这3天日期要让俱乐部所有人签字认可,对于不少球队来说,难度可想而知。如果无法在1月29日的大限之日完成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那么重蹈辽足的覆辙将是必然的选择。

由于财政紧张,导致各家俱乐部生存压力极大,这也意味着,今年零投入的球队或许还会增加。在上个赛季的冬季转会窗口中,包括国安、富力、泰达等6支球队在转会市场上没有任何外援的引进。直到二转期间受制于冲冠和降级的压力,各家俱乐部才不得不投入重金引进外援。当时,上港从韩国全北现代引进的洛佩斯身价为546万欧元,成为了2020年冬季转会市场上的标王。这种省钱的趋势本赛季愈演愈烈,胡尔克、特谢拉等大牌外援已确认离开,随之而来的则是名气低、性价高的克罗地亚籍教练和外援。深足斥800万欧元最新引进的哥伦比亚球星金特罗不出意外将成为本赛季的冬窗标王。目前,各家中超俱乐部关于转会的新闻寥寥无几,零投入的免签将成为主流。

值得一提的是,足协本赛季制定的相关政策过于强硬,而这也或将成为压倒中国足球的最后一根稻草。限薪令的本意是为过热的中国足球投资降温,但由于经济环境的持续低迷,中国足球的投资环境从过热变为过冷。也就是说,本来用于限制投资的政策变成了保护各家俱乐部的政策。尽管流失了众多的大牌教练和超级外援,但是足协的限薪确实缓解了各俱乐部的资金压力,更加有利于中小俱乐部的生存和发展。然而失去大牌教练和超级外援也会降低联赛的观赏性,到时候就需要足协和俱乐部去平衡各种关系,防止球迷流失的情况。

如果说限制令缓解了各俱乐部的压力,那么强势的中性名政策则是令人大跌眼镜。中性名政策的初衷,是降低商业赞助对足球投资的捆绑性,从尽可能长远的角度保障商业投资足球的可持续性和增值空间。但是过于一刀切的政策打击了投资方的热情,以建业为例,建业集团投资中国足球25年,近年来更是每年拿出了7亿以上的投入,然后中性名的政策让俱乐部多年的投入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极大的伤害了投资方的热情。中国足球的红火离不开赞助商的支持,如果赞助商热情减弱,不愿意再投资中国足球,那么对于如今本就缺钱的中国足球将是更加的打击……(晴天恨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