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萧条转会期让外媒都觉不对劲 接地气不是坏事

  来源:体坛新视野

  按照 2021 年中国足球赛历,足球竞彩 新赛季冬季转会窗将于 1  月 1 日开始,2 月 26 日结束。足球竞彩 作为中超历年引援的主战场,今年的冬季转会窗却显得格外冷清,甚至这种冷清已经引起了外媒的极大关注。近日,西班牙《世界体育报》就报道,2021 年中超冬窗引援开销,已经创下了近十年来的最低纪录。

  如今,冬窗已经过去大半时间,中超各俱乐部官宣的外援屈指可数。而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的信息,到目前为止,获得确认的只有深圳队的金特罗(900 万欧元)、山东泰山的孙准浩(450 万欧元)、上港的迈斯托罗维奇(331 万欧元),以及长春亚泰的埃里克(250 万欧元),这几名外援转会费加起来转会费也只有 1931 万欧元。而《世界体育报》报道,中超过去十年的冬窗转会金额,至少都在 2000 万欧元以上,即便金元足球刚刚起步的 2011 年,以及因疫情原因市场大幅跳水的 2020 年,总投入(含内援)依然达到了 2000 万欧元。再加上如今贝尼特斯,以及伊哈洛、沙拉维、特谢拉、佩莱、胡尔克等一众大牌外援纷纷 “逃离” ,由此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中超金元足球的泡沫繁荣已经彻底终结。

  除了数据,其实从一些现象来看,中超也的确与金元足球越走越远,比如曾经号称 “世界第六大联赛” 的中超,如今接连被土耳其和沙特联赛挖墙脚;又比如今年冬窗标王,很可能就是以 900 万欧元转会费加盟深足的金特罗

  中超转会市场如此低迷,不会让人感到意外。首先,疫情导致的经济下行压力,让几乎所有中超、中甲俱乐部如今都陷入困境,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更不要说投巨资引援了。而相比一路走低的国际转会,国内转会更是惨不忍睹,现在很多深陷经济危机的俱乐部面临着解散的风险,一旦有俱乐部清盘离场,他们的球员就将以自由身流入转会市场,因此更多俱乐部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不再仓促出手,而是耐心等待免签优质新援。

  此外,全球疫情的反反复复,也大大降低了大牌外援远赴中超淘金的意愿,毕竟按照中国的防疫要求,外援不仅来华时手续无比复杂,要接受长期隔离观察,赛季中还要长时间远离家人。所以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在离家近的联赛踢球。

  当然最重要的是,足协接连出台严苛的限薪和限投入政策,已经让中超俱乐部彻底打消了高价引援的念头。按照足协 “史上最严限薪令” ,新赛季中超外援的顶薪为税前 300 万欧元,显然,对于欧美有知名度的球员来说,这样的薪资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了,因为从往年来看,中超球队开出的年薪只有溢价数倍,甚至十几倍,才有可能吸引到大牌外援加盟。

  那么,冬季转会市场遭遇寒冬,是否意味着新赛季中超的观赏性和竞争力都会大幅下降,一夜回到解放前?其实,人们也不需要如此悲观。今年冬窗,中超俱乐部已投入 1931 万欧元,哥伦比亚国脚金特罗、上赛季 K 联赛 MVP 孙准浩,都具备了相当强的实力;而且,近日上海海港又和比利时国字号边锋邦贡达传出绯闻,再加上广州和山东泰山争抢的韩国国脚尹比加兰,目前中超各队外援的军备竞赛仍在火热进行中。

  比利时边锋邦贡达

  至于内援,尽管今年冬天国内转会市场至今仍悄无声息,但实际上多条 “大鱼” 正在待价而沽,甚至有可能一两桩转会就能将整个市场带动起来。要知道,2010 年中超冬季转会全部花费仅有 268 万欧元,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因国内转会产生。当年的中超转会标王是让杭州绿城掏出 60 万欧元的杜威,随后是分别以 45 万欧元和 40 万欧元转会陕西浐灞的曲波和毛剑卿,再然后才轮到外援——北京国安 30 万欧元买下的乔尔·格里菲斯。而那一年国内转会市场的标王,竟是从申花 “下嫁” 至尚处中甲的广州恒大的郜林,他的转会费为 90 万欧元。不过即使如此,那时的中超并不比现在难看,也完全不会给人一种 “凛冬已至” 的窒息感。

  由此来看,新赛季中超联赛并不会随着大牌外援们的离开,竞争激烈程度有所下降,反倒是联赛经过重新洗牌后,无论争冠还是保级,悬念都变得更大了。对于重接地气的中超来说,这是一件好事。